这里能搜索到更多你想要的范文→
当前位置: 好范文网 > 心得体会 > 读后感 >

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7-11-20 09:46:27 作者:木果235 审核编辑:本站小编 点击:下载该Word文档收藏本文

第一篇: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军阀混战时期,作为小资产阶级一份子的潘先生,面对战乱所进行了一系列避战行为。

文中潘先生一共有三次“遇难”,第一次遇难时两个地方军阀在附近要开火时,于是潘先生带着家人乘火车逃至上海。第二次遇难是在得知教育局长要求准时开学的通知后,潘先生孤身返回家乡主持开学,回到家却得知铁路不通了,自己与家人相隔两地,音讯渺茫。第三次是听闻在碧庄地方两军交战了,战争的气息在潘先生周围愈来愈烈了。

这三次遇难,潘先生都十分“聪明”地躲避了,并且事后还为此沾沾自喜,潘先生就是辗转于这样的悲喜间,一味的躲避,寻找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藏。

潘先生在逃难时有多处具有讽刺喜剧效果的细节。如在第一次遇难中,作者并没有描绘潘先生如何一步步地乘火车逃去上海,而是单单描绘了潘先生在火车站坐车时的情景:潘先生自作聪明地调排,让一家四口牵手排成一列,这种尾大不掉的队形注定不可能实施开来,可潘先生却还自鸣得意,不听他人劝告,在下车时仍采用此方法,致使家人走散。潘先生的这一行动正从侧面反映出了他的愚昧不现实以及害怕变革的性格。也正是这一性格令他遇战而逃。“他尚恐大家万一忘了又屡次摇荡他的左手,意思是教把这警告打电话一般一站一站递过去”,这种情态描写显风趣而又凸显地把潘先生那种小心翼翼但又多此一举的形象凸显了出来。潘先生为家人在车站走散的这种小事故而患得患失,已显现出了他的胆小与麻木,而他简单地认为一栏之隔便可以确保自己的安全,就全身心放松下来,更是突出其随遇而安的特点。

除了对潘先生戏剧性的讽刺描写,文中还有多处体现了他虚伪迂腐的性格。比如在潘先生一家逃至上海入住在一家旅馆时,当茶房来问是否要晚饭,潘先生的孩子嚷要吃大菜,令潘先生觉面子挂不住但却故作没事,并且对茶房借口说路上吃过了仅需两客蛋炒饭。正是潘先生虚伪而好面子才会在点餐前还要说吃过了这种话,以此搪塞他所认为的“丢脸”。还有,在潘先生得知正安失守后准备逃去红房子避难时,他遇到了一个同业。那同业打招呼般问他去哪时,潘先生就失措地回答,在他模模糊糊的准备找个借口时,他才想到车已开动,自己不用回答了,这才令他安心地缩住了。他不敢表明自己去红房子避难,在途中遇到熟人时就担心自己说出来面子上挂不住。一个“缩”字正表现了他在慌乱过后便心平气和的卑琐形象。

潘先生从来都不会积极地正面地迎击灾难,只会一味的逃避,仅希望自己的小家完整,自身安定,却全然不顾整个国家的完整,民族的安定。对自己的三次落难,他只会恨他人的调兵遣将,恨教育局长的主张开学,恨儿子的未成年。他不懂得想想自己,看看自身有什么可恨之处。并不是别人令他逃难而是他自己在逃避。

潘先生的这些行为都是与他“教书先生”的身份不符的,他顶着神圣光环令人唾弃的作为把他的虚伪、自私与软弱暴露在了世人面前。不管是破旧的茶楼还是蚊叮虫咬的破厨房,他都能很好的适应,只要能活着。以及到最后,他成为军阀的政客,为战争,为军阀统帅们歌颂,都体现了他畏葸、苟且偷安的性格。他的作为并没有他的职业那般高尚。他的苟安侥幸的心理和表里不一的性格也在作者的笔下尽显。

《潘先生在难中》通过对战中一个知识分子的性格的剖析,指出小资产阶级的自私与虚伪,来表达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灾难,更是一种心理上的打击。作者通过对站争、对人性的描写将矛头指向了根本——整个旧中国的腐败的制度。军阀统治使得民不聊生,该批判;虚伪黑暗的教育界,该批判;民族的麻木愚昧,该批判……作者对旧中国落后的制度感到愤怒与叹息,对民族的愚昧、苦难有批评、讽刺却也有同情。然而,这样巨大的愤怒与批判,又何尝不是对未来光明的呼唤与呐喊呢。

第二篇: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

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教案

作品共三节,按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组织情节,而让人物在情节的各个环节中逐步展示其性格特点,不断显露其精神世界。

从第一节看:当战事离潘先生家乡让里尚远时,潘先生就收拾细软,寄存在洋人的“红房子”(教堂)里,急不可待地带着一妻二子奔到自以为‘什么兵火焚掠都遭逢不到”的上海躲难。小说细致入微地描述了潘先生一家抵达上海后挤下火车到寻旅馆住下的过程,多方面展示了潘先生在这过程中的神态与心理。下车之前,为了应付“挤”的局面,他对妻儿细心部署,反复叮嘱,其调排是那么精细而“周妥”;下车时奋力向前挤,还兼顾着妻儿,显得那么紧张而卖力;下车之后,一妻一子被人流冲散,他又是那么惊慌失措,“家破人亡之感立即袭进他的心门,禁不住渗出两滴眼泪来”;好容易被冲散的“队伍”会合了,潘先生马上就转忧为喜,并认为家人的散而复聚是值得庆幸的乐事。继而,便是摆出老上海的架式,斤斤计较于两个铜子车费的讨价还价,以及在旅馆装腔作势的要饭要酒,自得其乐等。从以上这些细节看,其中虽然不无对于军阀战争的灾害的揭露,但主要还是表现了主人公在这荒乱局势的沉浮之中,为了自己身家利益而精于谋算的性格特点,以及苟且偷安的卑琐心理。

从第二节看:在上海安顿妻儿后,潘先生又急匆匆地只身回让里,这一方面是为了察看和照管留在家里的东西,另方面则是为了向教育当局表示自己忠于职守,不致因失职而免职。总之,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利。潘先生赶回让里之后,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起草开学通知书,一是向红十字会索取会旗与徽章。在做第一件事时,他摆出一副热心教育的姿态,在通知书中大唱什么“子弟的教育犹如布帛菽粟”,在战争中送子上学“是地方和国家的荣誉”等高调,其实,他对于学生上学并不留心,表面上的热忱,不过是为了讨好上司而保住饭碗罢了。因此,通知书上堂皇的言论,正是对他卑琐行为的绝妙讽刺。在做第二件事时,他更装扮出慈善家的面孔,又是“缴纳会费”,又是宣称愿意把学校“作为妇女收容所”,其实他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弄个护身符以保住自家财产和妻儿安全。在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潘先生竟不惜利用公务以济私,可见这个人物的心灵是何等自私!

从第三节看:当战事更趋接近,形势更为严重时,潘先生就更紧张地“盘算对于自身的利害”。他忙不迭地携带着舍不得抛掉的破烂,一头钻进“红房子”。到了这避难所,便有 “到了家一般的安全感。于是,在这避难的一夜中,他作了一番更精彩的表演,从而使他那一心为己和善于逢迎的庸俗面孔,更为集中而鲜明地暴露了出来。当他出乎意外地遇到也在 “红房子”里避难的教育局长时,

即使几个人挤在异常窄狭的厢房里,他也不忘上下级之间的尊卑关系,不失时机地装扮出对于教育事业的热心,以取悦上司。其实,这时萦系于他心中的,既不是学校开学,也不是周遭惶惶然的避难人群,而只是 “远在上海的妻儿”。“他不知道他们可安好。不知他们出了什么乱子没有,不知他们此时睡了不曾”。这段心理剖析,将潘先生那自私的胸襟和世故圆滑的性格特点更为微妙地展示出来。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对于军阀们制造战乱的罪行的抨击。

战事终于平定了,小说以欢迎杜统帅凯旋由潘先生执笔写欢迎对联而结束。一场虚惊之后,潘先生竞将“拉夫,开炮,烧房屋,淫妇人,菜色的男女,腐烂的死尸”等战争带来的血腥惨象置诸脑后,而违心地为军阀写下了“功高岳牧”、“德隆恩溥”等颂词。小说最后以余味无穷的结尾进一步讽刺了这个人物苟安自私的灵魂。

综上可见,潘先生的确是个特别精明的角色,在任何变动的情况下,他都可以找到应变的手段和“保全自己的法子”。不过,他的一切言行、心理,都是紧紧系在他自身和家庭的私利之上。他的精于计算,他的善于逢迎,他的巧于伪饰,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也是以自身利益为落脚点的。而所有这一切又都是在战祸纷乱这一特定条件下表现出来的。在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情况下,潘先生为了自家的利益竟如此竭力用心,不顾大局和他人,更可见其可鄙且可悲。这种行为和心理,在当时社会里,在作者所接触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身上是普遍存在的。作者通过这个形象的塑造,对于这种行为和心理便着力地讽了他一下。作品对这种落后的社会现象作了如此有力的批判,其深刻的社会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茅盾曾说:“要是有人问道:第一个‘十年’中反映着小市民知识分子的灰色生活的,是哪一位作家的作品呢?我的回答是叶绍钧!”(《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导言》)而《潘先生在难中》便是“反映着小市民知识分子的灰色生活”的杰出代表作。

(二)

作品共三节,按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组织情节,而让人物在情节的各个环节中逐步展示其性格特点,不断显露其精神世界。

从第一节看:当战事离潘先生家乡让里尚远时,潘先生就收拾细软,寄存在洋人的“红房子”(教堂)里,急不可待地带着一妻二子奔到自以为‘什么兵火焚掠都遭逢不到”的上海躲难。小说细致入微地描述了潘先生一家抵达上海后挤下火车到寻旅馆住下的过程,多方面展示了潘先生在这过程中的神态与心理。下车之前,为了应付“挤”的局面,他对妻儿细心部署,反复叮嘱,其调排是那么精细而“周妥”;下车时奋力向前挤,还兼顾着妻儿,显得那么紧张而卖力;下车之后,一

妻一子被人流冲散,他又是那么惊慌失措,“家破人亡之感立即袭进他的心门,禁不住渗出两滴眼泪来”;好容易被冲散的“队伍”会合了,潘先生马上就转忧为喜,并认为家人的散而复聚是值得庆幸的乐事。继而,便是摆出老上海的架式,斤斤计较于两个铜子车费的讨价还价,以及在旅馆装腔作势的要饭要酒,自得其乐等。从以上这些细节看,其中虽然不无对于军阀战争的灾害的揭露,但主要还是表现了主人公在这荒乱局势的沉浮之中,为了自己身家利益而精于谋算的性格特点,以及苟且偷安的卑琐心理。

从第二节看:在上海安顿妻儿后,潘先生又急匆匆地只身回让里,这一方面是为了察看和照管留在家里的东西,另方面则是为了向教育当局表示自己忠于职守,不致因失职而免职。总之,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利。潘先生赶回让里之后,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起草开学通知书,一是向红十字会索取会旗与徽章。在做第一件事时,他摆出一副热心教育的姿态,在通知书中大唱什么“子弟的教育犹如布帛菽粟”,在战争中送子上学“是地方和国家的荣誉”等高调,其实,他对于学生上学并不留心,表面上的热忱,不过是为了讨好上司而保住饭碗罢了。因此,通知书上堂皇的言论,正是对他卑琐行为的绝妙讽刺。在做第二件事时,他更装扮出慈善家的面孔,又是“缴纳会费”,又是宣称愿意把学校“作为妇女收容所”,其实他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弄个护身符以保住自家财产和妻儿安全。在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潘先生竟不惜利用公务以济私,可见这个人物的心灵是何等自私!

从第三节看:当战事更趋接近,形势更为严重时,潘先生就更紧张地“盘算对于自身的利害”。他忙不迭地携带着舍不得抛掉的破烂,一头钻进“红房子”。到了这避难所,便有 “到了家一般的安全感。于是,在这避难的一夜中,他作了一番更精彩的表演,从而使他那一心为己和善于逢迎的庸俗面孔,更为集中而鲜明地暴露了出来。当他出乎意外地遇到也在 “红房子”里避难的教育局长时,即使几个人挤在异常窄狭的厢房里,他也不忘上下级之间的尊卑关系,不失时机地装扮出对于教育事业的热心,以取悦上司。其实,这时萦系于他心中的,既不是学校开学,也不是周遭惶惶然的避难人群,而只是 “远在上海的妻儿”。“他不知道他们可安好。不知他们出了什么乱子没有,不知他们此时睡了不曾”。这段心理剖析,将潘先生那自私的胸襟和世故圆滑的性格特点更为微妙地展示出来。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对于军阀们制造战乱的罪行的抨击。

战事终于平定了,小说以欢迎杜统帅凯旋由潘先生执笔写欢迎对联而结束。一场虚惊之后,潘先生竞将“拉夫,开炮,烧房屋,淫妇人,菜色的男女,腐烂的死尸”等战争带来的血腥惨象置诸脑后,而违心地为军阀写下了“功高岳

牧”、“德隆恩溥”等颂词。小说最后以余味无穷的结尾进一步讽刺了这个人物苟安自私的灵魂。

综上可见,潘先生的确是个特别精明的角色,在任何变动的情况下,他都可以找到应变的手段和“保全自己的法子”。不过,他的一切言行、心理,都是紧紧系在他自身和家庭的私利之上。他的精于计算,他的善于逢迎,他的巧于伪饰,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也是以自身利益为落脚点的。而所有这一切又都是在战祸纷乱这一特定条件下表现出来的。在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情况下,潘先生为了自家的利益竟如此竭力用心,不顾大局和他人,更可见其可鄙且可悲。这种行为和心理,在当时社会里,在作者所接触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身上是普遍存在的。作者通过这个形象的塑造,对于这种行为和心理便着力地讽了他一下。作品对这种落后的社会现象作了如此有力的批判,其深刻的社会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茅盾曾说:“要是有人问道:第一个‘十年’中反映着小市民知识分子的灰色生活的,是哪一位作家的作品呢?我的回答是叶绍钧!”(《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导言》)而《潘先生在难中》便是“反映着小市民知识分子的灰色生活”的杰出代表作。

(二)

艺术特色

1.严格遵循现实主义的原则,刻苦追求艺术上的“真切见到”。

潘先生的形象所以这样逼真传神,同作者当过10年的小学教员,对教育界的情况十分熟悉分不开。他说,“见到须是真切的见到”,“必须要把整个的心跟事物相对,又把整个的心深人事物之中,不仅见识其表面,并且透达其精蕴,才能够真切的见到些什么”。潘先生的形象正是“真切见到”的艺术结晶,它给读者以“真切见到”的艺术感受。人物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一不显示出他的利己主义的核心及其各个侧面,特别是他的奴性心理。这是同作者擅长心理描写分不开的。作者善于适应变幻莫测的环境,创造波澜起伏的情节,在人物起伏无定的遭遇中,曲折入微地揭示其内心活动,特别是其奴性心理,做到涉笔成趣,步步深化。尤为可贵的是,这一切均是在客观冷静的描写中完成的。叶圣陶说:“我只是如实地写”,“我很有些主观见解,可是寄托在不着文字的处所”。

2.善于通过精细而冷峻的细节描写,来传达小说的题旨。

作品中细节的选取与运用,透露出作者的主见,清晰地显示出作者要讽他一下的用意。这方面的例子在作品中是随处可见的。如作品的第一节,一开始即写火车抵达上海站,潘先生携带着一妻二子和一个大黑漆皮包,从塞满人群的车厢

里挤了下来。就是这个短暂的“挤”的过程,作者用了六段文字来描写:先写他对妻儿的周妥安排,再写他挤,接着写他惶急地对妻儿发令,又写他无能为力地呼喊,最后才写出他从车门里弹出来。就在细致地写他“挤”下车的过程当中,作者运用了一系列典型的细节;诸如部署一字长蛇阵,不断摇手臂“打电报”,“用黑漆皮包做前锋,胸腹部用力向前抵”的挤的姿势以及“对着前面的人的后脑叫喊”,向妻儿打招呼的窘态等等,均形象地勾勒出了潘先生在逃难途中那种近似丧家犬的狼狈可笑神态,由此也就揭示了这个人物一心悬系身家安危而精于盘算,竭尽全力的精神特征。作者在描写这些细节时,不仅笔力圆熟,写得细腻生动,而且其中还隐含幽默的情趣。显然,上述这些正是叶圣陶小说创作的鲜明的现实主义特色。从这角度看,《潘先生在难中》在叶圣陶的小说创作中,确是具有代表性的。

2.叶圣陶的小说以蕴藉含蓄著称,即便是讽刺,他也几乎全不用夸张,只抓取其一、二作为,用平静的口气加以表述,讽刺的效果常在读者回味中达到。

比如作品中的教育局长,作者对之只是一笔带过,但在他前后表现的对比中,一个道貌岸然、心口不一,虚伪卑劣的官僚形象跃然纸上。

在作品中,这样的对比随处可见。让事实本身说话,将自己的理想不动声色地体现,这是叶圣陶的高超之处。

参考资料

1. 周绍曾:《读<潘先生在难中>》,《文艺月报》,1956年第7期

2. 丁尔纲:《叶圣陶和他的<潘先生在难中>》,《语文教学通讯》(山西师范学院),1979年第2期

3. 杨义:《论叶圣陶小说的艺术特色》,《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0年第2期

4. 一辉:《关于“潘先生”形象的思考:读<潘先生在难中>札记》,《名作欣赏》,1988年第6期

5. 叶碧:《论叶圣陶笔下的教师形象》,《浙江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5年第4期

6.赵先寿:《试论叶圣陶短篇小说中的教师形象》,《武汉教育学院学报》,1996年第5期

7.李熙暎:《叶圣陶短篇小说中的知识分子形象》,《东方论坛》, 2014年第1期

思考题:

1.叶圣陶说:“我很有些主观见解,可是寄托在不着文字的处所”,对此,你如何认识?

2.作者是如何塑造潘先生形象的?他对这个人物持怎样的态度?

第三篇: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叶圣陶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这次品的<潘先生在难中>便是他短篇小说的代表作,作品以1924年江浙战乱为背景,描写了小学校长潘先生在战乱中举家逃难是种种可笑而又可鄙的行为,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在潘先生的整个精神世界中,只有妻子、儿女和自己的身家姓命。为了维护财产安全,他主动让出学校作妇女收容所,并在自家门前挂了红十字的旗帜;为了保住饭碗,不得罪权贵,他违心的为军阀书写歌颂公德的牌匾。

这样一个“潘先生”并没让我感到小说的虚假,相反的,却颇感真实,甚至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在我身边就有,只是背景和年代改过罢了,把他们放在当时的处境中,他们难保不会做出类似潘先生这样的举动。像潘先生这种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辨是非,不明真理屈服于丑恶现实的人生态度和软弱,怯弱的性格特点的人,我应该感到气愤,但隐隐的,我还有一份潜在的同情和理解,当时军阀混战给社会、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如果是我,说不准也会像他那样做。

当潘先生作为校长时,他的自私带给了学生痛苦,也没完成作为校长的使命,是教育界的败类;而当他作为人夫、人父时,他的自私保全了他的家人,顾及了一个家庭,做好了一个父亲、丈夫的角色;那么当他仅仅作为人时,一个人的私欲和求生的渴望又令人理解。所以同情和愤恨这本相矛盾的情感,同时出现在我身上。

这篇<潘先生在难中>,让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潘先生这一形象更如我心灵的魔镜,在倒影中若隐若现的那几分相似,让我更加看清了自己,醒悟、觉悟了很多......

阿柚仔:

从一篇应试作文的角度来说,深度挖掘尚且不够。“让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究竟是什么道理,什么想法,其实本篇的灵魂应在与此。而不是复述书本本身的内容。一篇书评,“评”的空间应比“书”要来的多。毕竟看一本书,重点不是这本书,而是看完这本书后所应有的想法和感触。

笑眯眯~此篇在应试角度来说稍稍差了些~继续努力,下次先要学会从感想开始着笔。不过无论怎样,写得开心最重要~

《潘先生在难中》主要写了军阀混战时期,作为小资产阶级一份子的潘先生,面对战乱 所进行的一系列避战行为。他在难中所表现出的对战争的消极躲避、麻木自私的特点,十分鲜明 的展现了那一时期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灰色生命情态。 我认为在文中潘先生一共有三次“遇难” ,第一次遇难时两个地方军阀在附近要开火时, 潘于是带着家人乘火车逃至上海。 第二次遇难是在得知教育局长要求准时开学的通知后, 潘孤身 返回家乡主持开学,回到家却得知铁路不通了,自己与家人相隔两地,音讯渺茫,读后感《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第三次是听闻 在碧庄地方两军交战了,战争的气息在潘先生周围愈来愈烈了。 这三次遇难,潘都十分“聪明”的躲避了,并且事后他还会为此沾沾自喜,潘就是辗转于 这样的悲喜间,一味的躲避,寻找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藏。 潘在逃难时有多处具有讽刺喜剧效果的细节,在这里我想仅对其中几处谈谈自己的看法。 如在第一次遇难中, 作者叶绍钧并没有描绘潘如何一步步的乘火车逃去上海。 叶单单描绘了潘在 火车站坐车时的情景。但是我认为仅仅是这么一个画面,就可以把潘的形象鲜明的刻画出来:潘 自作聪明的调排,让一家四口牵手排成一列,这种尾大不掉的队形注定不可能实施开来,可潘却 还自鸣得意,不听他人劝告,在下车时仍采用此方(请收藏本站WWw.haOWoRD.Com)法,至使家人走散。我认为潘的这一行动正从 侧面反映出了他的愚昧不现实以及害怕变革的性格。也正是这一性格令他遇战而逃。

同时,在这 段内容中,运用了大量讽刺语句,如: “他尚恐大家万一忘了又屡次摇荡他的左手,意思是教把 这警告打电话一般一站一站递过去。 ”这种情态描写显风趣而又凸显的把潘那种小心翼翼但又多 此一举的形象凸显出来。 除了对潘戏剧性的讽刺描写, 文中还有多处体现了他虚伪迂腐的性格。 比如在潘一家逃至 上海入住在一家旅馆时,当茶房来问是否要晚饭,潘的孩子嚷要吃大菜,令潘觉面子挂不住但却 故作没事, 并且对茶房借口说路上吃过了仅需两客蛋炒饭。

我认为正是潘虚伪而好面子才会在点 餐前还要说吃过了这种话,以此搪塞他所认为的“丢脸” 。这是多么的无聊啊,但由于潘已习惯 了看他人脸色办事, 因而他才会不由自主的向一个小小茶房摆出他原来的那套。 此为在潘得知正 安失守后准备逃去红房子避难时,他遇到了一个同业。那同业打招呼般问他去哪时,潘就失措着 回答,在他模模糊糊的准备找个借口时,他才想到车已开动,自己不用回答了,这才令他安心的 缩住了。这一处也同样体现了潘的迂腐、虚伪。他不敢表明自己去红房子避难,在途中遇到熟人 时就担心自己说出来面子上挂不住。

“缩” 一个 字正表现了他在慌乱过后便心平气和的卑琐形象。 除了上两种性格特点外, 在潘先生这一形象中我还看到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的随遇 而安、麻木落后的性格:在第一次遇难时,经过一番折腾,潘一家再次在终点车站外团聚。这是, 对潘有一段心里描写“只要跨出那道铁栅栏,就有人保着险,什么兵火焚掠都遭逢不到了;而失 散的一妻一子,又一寻即着,岂不是‘现在好了’”潘为这种家人在车站走散的小事故而患得患 。 失,已显现出了他的胆小与麻木。

而他简单的认为一栏之隔便可以确保自己的安全,就全身心的 放松下来,更是突出其随遇而安的特点。不会积极地正面地迎击灾难,只会一味的逃避,仅希望 自己的小家完整,自身安定,却全然不顾整个国家的完整,民族的安定。对自己的三次落难,他 只会恨他人的调兵遣将,恨教育局长的主张开学,恨儿子的无用未成年。他不懂得想想自己,看 看自身有什么可恨之处。并不是别人令他逃难而是他自己在逃避。 但是潘的这种随遇而安、 麻木落后并不是潘一个人而是潘先生代表的一类人。

同为小资产 阶级知识分子,同在红房子内避难的教育局长等三人也同样与潘一样,他们安慰自己“坐在这地 方总不至于有什么” 。他们胆小懦弱,面对改革或战争消极面对,不求变化只求安定。这真是一 个时代的悲哀啊。 《潘先生在难中》语言风趣、朴实,细节描写细致贴切。这一切都使文章亲切生活本身, 令读者从这自然的文风中体会那发人深省的时代意义。阅读《潘先生在难中》我感悟颇多,作为 一部描写军阀混战时期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灰色生活的作品, 无疑他成功的展现了那时代一类 人的真是性情。同时作者文笔的朴质真诚以及他对国家队关爱之情都令我敬佩。

第四篇:《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

今日来到教室,老师便说道:“同学们来讲讲《潘先生在难中》吧”,我才发现上周布置的阅读任务我全当作耳边风忘了。都说旁观者无权插嘴,我只好静静地听他们将想法道来。其中,有些感触。

也许由于近日讲的都是“鲁迅”之类的文章,所以提到潘先生,大家都批判他,说他虚伪、小气、庸俗……总之似乎所有不堪的词语估计都可以在他身上成功应用。潘先生与车夫讲价,所以他是小气的。潘先生听到战乱的消息后携妻儿逃往上海,所以他是懦弱的苟且的。在大家的盛情举荐下,潘先生为军阀杜统帅写了歌颂标语,所以他是虚伪的。

我想说,同学们并没有从作品中的人物、背景出发,没有从自身的情感出发来阅读。而是带着惯性理解、平日里所学所谓“批判”来看待在难中的那位潘先生。难道你妈妈在菜市场跟菜贩子讲了一下价,她就是小气虚伪的人了吗。潘先生举家逃亡,自己前途未卜,全家指望他一人荷包。当一个人于世了无牵挂,独来独往与人毫无瓜葛的时候,他可以清高,可以高尚,可以英勇献身,可以以死捍卫某些飘飘忽的东西。但潘先生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家庭,妻子儿子是他的一部分。他,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对家庭负责的人!不逃亡,难道置妻儿性命于战火之中?不讲价,战火也许就烧了他那生计路。不回学校,家中张开就是几张嘴,莫非空气可以果腹?我看到的,是一位苦不堪言的,辛苦的父亲、丈夫。潘先生之承受,即其妻其儿之承受之和之施与,加上自身本该承受的,苦哉!

不知何时起,大家都只会从作品中看出“批判”“揭露”“讽刺”,作品中的人都是虚伪的苟且的封建的麻木的……潘先生只是个平常人,仅为沧海一粟,没有人可以强迫他去死去捐躯去誓守土地。他是丈夫是父亲,他能做的就是带领家人好好地活下去。他终究是做到了。如果文中本来写的潘先生是一个不逃不躲,发动全家誓死与敌人作战的英雄烈士,以现代眼光看来,岂不心寒!我们不该置身之外以高姿态的口吻评价任何一部作品,似乎在俯视着他人说:“愚蠢的人类,你们真够不堪”。而应该融入主人公的情感世界与社会,结合我们自身的时代来看待某些人物。毕竟,发现个人价值不是利己主义,舍弃自己成全社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批判潘先生,就是批判了父母对孩子、丈夫对妻子本该俱有的责任。如果荣辱与共是美德,那么,潘先生一人承多人之辱,就是美德之更美。

第五篇:潘先生在难中

《潘先生在难中》读书报告

一、书名:《潘先生在难中》

二、作家简介:叶圣陶,原名:叶绍钧,字秉臣,辛亥革命后改名叶圣陶。1894年10月28日出生于江苏苏州,一清贫的市民家庭,1988年2月16日于北京逝世。中国现代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冷静观察,客观地描写,是他的小说特有的风格。他的短篇小说大多具有结构严谨、布局讲究、结尾含蓄等特点。 他是新文学史上,最早出现和最有成就的“教育小说家”。在新文学作家中,叶圣陶以德高望重,“一本真诚”著称,文如其人。诚如茅盾所说:“你要从他作品中寻出惊人的事,不一定有,然而即在初无惊人处,有他那种精华生化人的品性力量…圣陶朴素严谨的作风及其敦厚诚挚的情感,自有不可及之处。”

三、作品分析:这部作品写于1924年11月,发表于翌年元月《小说月报》第16卷第1期。是作者描写旧中国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灰色的卑琐人生”的代表作,历来被称为最能代表叶圣陶短篇小说创作成就的作品,可谓是中国现代小说鼻祖级的代表作。

《潘先生在难中》以20年代军阀混战下的江浙地区为时代和生活背景,通过一个小学校长潘先生在逃难过程中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揭示了封建军阀的罪恶,同时也批判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卑怯、自私、苟且、偷安的思想弱点,塑造了 潘 先生这一患得患失、明哲保身、自私精明的小市民知识分子的形象。作品共三节,按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组织情节,而让人物在情节的各个环节中逐步展示其性格特点,不断显露其精神世界。

从第一节看:当战事离潘先生家乡让里尚远时,潘先生就收拾细软,寄存在洋人的“红房子”里,急不可待地带着妻儿奔到自以为“什么兵火焚掠都遭逢不到”的上海躲难。小说细致入微地描述了潘先生一家抵达上海后挤下火车到寻旅馆住下的过程,多方面展示了潘先生在这过程中的神态与心理。下车之前,为了应付“挤”的局面,他对妻儿细心部署,反复叮嘱,其调排是那么精细而“周妥”;下车时奋力向前挤,还兼顾着妻儿,显得那么紧张而卖力;下车之后,一妻一子被人流冲散,他又是那么惊慌失措,“家破人亡之感立即袭进他的心门,禁不住渗出两滴眼泪来”;好容易被冲散的“队伍”会合了,潘先生马上就转忧为喜,并认为家人的散而复聚是值得庆幸的乐事。继而,就是摆出老上海的架式,斤斤计较于两个铜子车费的讨价还价,以及在旅馆装腔作势的要饭要酒,自得其乐等。从以上这些细节看,其中虽然不无对于军阀战争的灾害的揭露,但主要还是表现了主人公在这荒乱局势的沉浮之中,为了自己身家利益而精于谋算的性格特点,以及苟且偷安的卑琐心理。作品以潘先生的行踪,串起一连串的事件、行动,在事实的对照中,不动声色的进行讽刺,再冷静客观的叙述中,暗暗发出冷光。

从第二节看:在上海安顿妻儿后,潘先生又急匆匆地只身回让里,这一方面是为了察看和照管留在家里的东西,另方面则是为了向教育当局表示自己忠于职守,不致因失职而免职。总之,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利。潘先生赶回让里之后,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起草开学通知书,一是向红十字会索取会旗与徽章。在做第一件事时,他摆出一副热心教育的姿态,在通知书中大唱什么“子弟的教育犹如布帛菽粟”,在战争中送子上学“是地方和国家的荣誉”等高调,其实,他对于学生上学并不留心,表面上的热忱,不过是为了讨好上司而保住饭碗罢了。因此,通知书上堂皇的言论,正是对他卑琐行为的绝妙讽刺。在做第二件事时,他更装

扮出慈善家的面孔,又是“缴纳会费”,又是宣称愿意把学校“作为妇女收容所”。其实他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弄个护身符以保住自家财产和妻儿安全。在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潘先生竟不惜利用公务以济私,可见这个人物的心灵是何等自私!在这一节中,作者并不刻意追求形式的新奇和故事情节的曲折,只是着重于心理刻画,运用心理描写来刻画人物的灵魂。在刻画人物的时候,注重对其内心世界的挖掘和展示,十分准确的展现出人物在世事变化中的不同心态,丰富了人物形象的内涵。

从第三节看:当战事更趋接近,形势更为严重时,潘先生就更紧张地“盘算对于自身的利害”。他忙不迭地携带着舍不得抛掉的破烂,一头钻进“红房子”。到了这避难所,便有 “到了家一般的安全感。于是,在这避难的一夜中,他作了一番更精彩的表演,从而使他那一心为己和善于逢迎的庸俗面孔,更为集中而鲜明地暴露了出来。当他出乎意外地遇到也在 “红房子”里避难的教育局长时,即使几个人挤在异常窄狭的厢房里,他也不忘上下级之间的尊卑关系,不失时机地装扮出对于教育事业的热心,以取悦上司。其实,这时萦系于他心中的,既不是学校开学,也不是周遭惶惶然的避难人群,而只是 “远在上海的妻儿”。“他不知道他们可安好。不知他们出了什么乱子没有,不知他们此时睡了不曾”。这段心理剖析,将潘先生那自私的胸襟和世故圆滑的性格特点更为微妙地展示出来。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对于军阀们制造战乱的罪行的抨击。战事终于平定了,小说以欢迎杜统帅凯旋由潘先生执笔写欢迎对联而结束。一场虚惊之后,潘先生竞将“拉夫,开炮,烧房屋,淫妇人,菜色的男女,腐烂的死尸”等战争带来的血腥惨象置诸脑后,而违心地为军阀写下了“功高岳牧”、“德隆恩溥”等颂词。从这里让人看到了,小市民知识分子的痼疾,甚至就像看到阿q的精神胜利法一样,看到我们民族的劣根性。小说最后以余味无穷的结尾,进一步讽刺了这个人物苟安自私的灵魂,是小说的点睛之笔。

显而易见,叶圣陶笔下的潘先生在文中不是一个“大英雄”的形象,他的行为也不是多么光彩的。因此,才招致了许多评论中对“潘先生”的“自私,虚伪,不正义,苟且偷生”的定性。然而,从1924年作品诞生至今已有86年了,重新品味这部作品,我觉得我们不能对主人公的定性过于严苛。就像

战争即将爆发,哪个人不会保命逃难?哪个人能够轻易的将生命置之度外?的确,在那个年代,涌现了很多革命英雄为战争牺牲了自我;的确,潘先生为了一己之私没有选择去当革命大英雄。可是,我们不能因为某个人的不反抗就将此人定罪吗?如果可以这样,那么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难道要把中国所有的老百姓都拽出来讥讽一遍吗?

军阀混战的岁月人人自保,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潘先生得知后带着全家到上海避难无可厚非,他当不了革命英雄,我们也不能反说他是懦弱和苟安,一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渺小的他,如何能站出来和大军阀对抗?渺小的他,如何去顾及国家的危难和人民的疾苦?他是一个普通人,在灾难面前选择躲避是合理的,也是明智的。何况他面对的是一个家庭,他只想倾尽全力保护家人不受伤害而已。

他为了妻子儿子而在火车站指挥全家脱险,他曾一度因为与妻儿的失散而流泪,到达上海之后他安顿全家人,这不正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吗?当他想到开学要回去组织教学,尽管他的本意是害怕丢掉饭碗,但是他仍旧义无反顾的放弃好不容易获得的安全,而再次返回那个潜伏着危险的家乡,这说明他并不是完全地只顾一己之私,说明他还具有基本的职业道德,这与乱世中许多“害人

利己”的人相比较难道不是高尚的吗?在红十字会多要几面旗子和几枚徽章,也是情理之中的,大难临头,谁不自保?况且潘先生是为了全家才多要了这些能够获得安全的东西,不也说明他是关心家庭的人吗?

在整个战乱中,潘先生既没有抛妻弃子,也没有离开教师的岗位,更没有做什么对国家对民族有害的事情,他只是广大老百姓中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成不了英雄,他的肩膀扛不起历史,他的思想装不下国家,我们的确没有必要去歌颂他。但是,也并不能因为他担不起时代赋予的使命,就将“自私,苟且偷生,委琐,不正义”的罪名强加于他,这对潘先生来说并不公平。他是无罪的。

小说的结构严谨,结尾巧妙,语言朴实、准确凝练、纯净、富于表现力,善于运用富有特征的动作和典型细节,来突出人物性格,并使之具有某种特定的幽默感,并且透过层层的幽默,让我们看到更深沉的悲哀。不仅客观地描写潘先生这类小市民的精神状貌,更注重挖掘其内心的矛盾、卑琐,这一点在当时的文艺界算得上是一个闪光的地方,是人物形象立体化,不显得空洞。小说的语言也没有五四时期作家所常有的欧化气味,十分讲究规范化,经得起推敲和咀嚼。对人物内心活动和精神状态作细致具体的描摹,使人物灵魂真实地暴露出来,是这篇小说最主要的艺术特征。

该篇叶圣陶潘先生在难中读后感范文,全文共有13525.5个字。好范文网为全国范文类知名网站,下载全文稍作修改便可使用,即刻完成写稿任务。下载全文: